中国容器网

黄嘉慧:反映真实情感的照片才是真正打动人的

  1998年出生于广东广州,202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摄影与数码艺术专业,曾在2018-2019学年到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美术学院交流学习。摄影/影像作品《治愈我》在广州美术学院荣获2020届本科生毕业创作优秀奖,获2020年许钦松创作奖本科组入围奖,入选第二届“摄影毕业季”暨2020年度全国高校摄影优秀毕业作品年展,入选2020年第20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,获PIP中国青年摄影推广计划“鲲鹏奖”,曾被南方都市报、摄影之友等媒体推送。

  似乎近年来,中国社会才开始认真关注原生家庭、单亲家庭的问题,虽不乏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介入,但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外部的表述,由此造成的误读和妖魔化比比皆是⋯⋯黄嘉慧以此进行艺术创作,不是自揭伤口的煽情卖惨,而是直面自己的家庭问题,让各方心气平和地娓娓道来,不作有倾向性的评价,回归到问题的本身,是对自己和家人的一种疗愈与和解。作品结构简单,语言朴实,直击人心,让我们感同身受地去了解这个问题,这也是一种社会性的疗愈与和解。

  反映真实情感的照片才是线摄影奖:《治愈我》追溯到你与父母之间的情感联系,谈谈你完成作品后的心里感受。

  黄嘉慧:《治愈我》这个作品,讲了许多遍和解。和解的意思,就是从痛苦的自我拷问中挣扎出来,达成内在灵魂与外在生活的和解,接纳自己,活在当下,同时向前看。父母离异已经十年了,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对于和解这个结果,已经不再需要赋予它更多的意义了,我和父母各自心中的结以及埋下的爱恨纠葛,就在这个作品中结束吧。

  他人再亲,终是看客,你人生的棋盘,应该由你自己来从容的落子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倾听自己的声音,你只需要在意自己做的每一个决定,自己到底开不开心。如果你是开心的,那就够了。所以,努力让自己过得好,而不是继续沉溺在对父母的痛恨和厌恶里。

  黄嘉慧:制作过程没有太复杂,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。发生了什么,那就拍下什么。对于我来说,这张照片能反应人的真实,观者能够以自身的情感投入到相片中,那么这张照片就是真正能够打动人的一张照片。因为疫情,所以就在自己的公众号呈现这个毕业作品,还做了一本书,但效果不太好,就没有呈现出来。

  黄嘉慧:我认为家庭影像在家庭中是不能被忽视的角色,它对于个人的意义更为重要。照片的存在比照片的质量更能打动人,是家庭所积攒的一笔非常珍贵的精神财富,是无可替代的。

  黄嘉慧:没有考虑太多,都是凭直觉拍下的,而且两张画面都很平静,分别是我在床上的背影以及我的母亲正在做饭的背影,拍的就是日常、生活。

  黄嘉慧:父母离婚后的这十年,我的内心一直都很抗拒父亲。我的导师和朋友们一直在开导我,要理性一点做创作,找个时机跟父亲谈谈,重新接触父亲。于是,我做好各种会被父亲拒绝的准备,硬着头皮直接跟父亲说,让他给我写一封《给女儿的一封信》,顺便录下他读这封信的时刻以及拍一张他的肖像,他居然答应我了。我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地进行,拍摄完之后,我的心情感觉放松了许多。“有哪个父亲会不爱自己的女儿呢?”我也常常这样问自己。现在码下这些字的时候,也觉得当时的自己,是在给自己设下了许多与父亲之间的心里障碍。虽然以前所发生过的事情,并不能在我心里完全地抹去,但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”,总要给父亲机会,让他改正之前所犯下的错误,我们的生活才会变好。

  黄嘉慧:虽然,之前的日子过的很辛酸,但我和母亲的身上总有一种“打不死”的精神,我们终于熬过来了。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来之不易的,所以我们更加要珍惜。我的母亲真的很伟大,她最大的成功,就是养大了我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还是需要学会与父母多沟通,说出自己的想法,多点表达“爱”,以及在做人处事上继续学习换位思考,将心比心,善待他人。生活本来就不容易,当你觉得容易的时候,一定是身边的父母和朋友们替你承担了你的那一份不容易。愿父母一切都安好,感恩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